首页 > 诗书画集 > (曾学榕)我的散文、诗歌、楹联
2017
10-16

(曾学榕)我的散文、诗歌、楹联

将乐县地方志编委会副编审曾学榕先生的部分诗文今天开始在诗书画栏中登载,以饗讀友!(曾学榕先生系福建三明市客家与华侨研究会研究员、将乐县客联会理事、将乐县杨时研究会常务理事、将乐县地方志编委会副编审)

我 的  散 文、诗 歌、楹联

采 红 菇

曾学榕 

     一九六九年新历五月,我们“知青”从福州的福建师院附中到闽北山区的三明市将乐县“插队”,插队之处是一个座落在一条较大一点山沟中的小村庄。那个地方最大的特点就是山多:村后的山挨着后脑勺,村前的山顶着鼻梁脊,四面的山逼仄着狭长的农田和小小的村落。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说:“环滁皆山也。”此地乃“环村皆山也。”

山多自然所产的山货就多。来了将近一个月,有一天发现:突然之间,村民们家家户户都晒出数量不等的各种菌类。一打听,才知道:一年两度的出菇时节已经如期来临。我一边帮他们在晒谷席上摆放菇,一边请教和学着辨认的知识。我央求一位跟我们关系较好的村民,带我去采红菇,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把我高兴得一夜都没睡好觉。

躺到下半夜,我就起床了,用开水泡剩饭,胡乱填了肚子,收拾好用具,不管天黑路暗,就朝那个村民家摸去。到他家,大门还没开,就坐在台阶上等。过不久,大门“呀”的一声开了,那个村民出门看见坐等的我,很是惊讶,说:“这么早啊!我还想要去叫你呢。”

走到村边,村民拔出柴刀砍了两根小竹子,打去竹叶和多余的枝丫,只剩得竹梢和几支枝丫,分了一根给我,说:“拿着扫飞丝。”他在前面领路,边走边挥舞竹子。我问:“什么叫飞丝?”他说:“那是山上蜘蛛吐的长丝,如果人的眼睛、嘴巴碰到,会痒会肿。”我学着他的样子,舞竹前行。

我们借着蒙蒙的夜色走在山路上。行了半程,天渐微曦,羊肠山道依稀可辨,步履轻快了许多。

进入山林,林木好象还在睡梦之中,林中一片静寂;一股清凉、湿润还夹杂着一丝朽木气味的山林空气扑鼻而来,沁人肺腑。脚踩在厚厚的落叶堆积层上,绵绵软软,深深浅浅,踩得枯叶悉悉索索,枯枝哔哔叭叭,心里既紧张又觉得刺激,咚咚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轰响在我的耳际。走在前面的村民停了下来,指着一棵大栲树下一片凹陷的地方,说:“那里是个菇坛。”他看着满脸疑问的我,又说:“红菇不会乱长,只长在它喜欢的地方,长红菇的地方就叫‘菇坛’。你看!你看!”渐渐增强的晨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洒落在林地上,林中飘荡着轻纱般的薄雾,已遮不住近处的景物。我顺着他的指点,定睛一看,果真有几朵紫红色的菇,亭亭玉立在枯叶层之上——大的象身着白底红裙的佳姬,在翩翩起舞;小的象戴着红色钢盔顽皮的孩童,在探头探脑;哦,还有的象未出深闺少女,头上顶着一层厚厚的枯叶,在羞怯地窥视着外面的世界┅┅。附近还长着各种各色的菇,在争奇斗艳:青灰色的梨菇,有如散落的瓦当;粗壮的鬼笔,象哥特式尖顶的教堂;肥厚的木耳拥挤在横卧的枯枝上,若停栖的紫燕;金黄色的奶菇恰似盛开的金盏菊;牛屎菇与刚熬制好的红糖无异;烟斗菇吹着它们长长的喇叭;珊瑚菇竖着枝枝枒枒的藩篱;红的、黄的、白的不知名小菇仿佛月季、近乎迎春、许是杭白菊┅┅遍地的菇星罗棋布,犹如一天的繁星、满园的春花。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季节林地中的菌类世界,竟是这么地热闹而神奇、如此地多彩多恣而异彩纷呈!我急忙想上前去采摘,“慢着!”村民阻止了我。他用那根竹子轻轻在菇坛上和四周拂扫了几下,看看没什么动静,才说:“可以去采了。”我又问为什么,他说:“这里蛇多,要先赶赶。”看来他砍的这根小竹子作用还不少呢。

我们在这个菇坛仔细搜寻了一番,共采了十几朵正红菇。村民还在附近采了梨菇、奶菇、黑烟斗、黄烟斗菇,对我说:“这几种菇都可以吃,采的红菇装不满篮子,就照着样采它们凑数。其他的不认识的菇,不要乱采,很多是有毒的。你顺着这条路走,前面还有两个菇坛。采完后,你自已顺来路回去,我去其他地方采。这里的全归你了。”我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为不影响村民的采菇,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村民走了,我独自辨别着林中依稀的有人走过的足迹,摸索着前进。为了方便辨认回来的路,我走不远就用刀在树上留下标记。摸摸索索走了好一阵子,忽然觉得前方林地仿佛罩着一片红晕,我加紧脚步,上前一看:我的天哪!一棵大树下长了一片的红菇!我赶忙扑上前去,怕被人抢去似地,气都顾不上喘匀一下,便学着村民采菇的手法,姆指和食指捏着菇脚一旋,再轻轻一拔,一棵红菇就带着此许黑土完整无损地就采了上来。我喘着粗气,边采边装,边装边数,后来采着数着,就数乱了。总之,这个菇坛采下来,一个大竹篮就差不多快装满了。看着一篮子挤挤挨挨的红菇,心里的那个兴奋、那个得意呀,真是用语言难以表达。我继续向前搜寻那第三个菇坛,可是,除了零星采了几朵,再也不见她的芳踪。直到肚子提意见了,才下决心打道回府。

这时,天已大亮。附近的山林中传来村民“呜——”长声的呼唤。此山响起,彼山应答,不知什么时候,这山上会冒出这么多人来,诚如所云“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勤劳的村民们是不会错过这采菇的大好时光的。还有人唱起了客家山歌,悠扬粗旷的歌声在山间回荡,山梁上唱罢,山沟里又起,真个是“前者呼,后者应”,山歌互答,想必是村民们都有所获,乐而引吭吧。我心痒痒,山歌不会,其它歌能行,稍一思索,当年流行的“革命样版戏”《智取威虎山》中的唱段,浮上脑际,于是也扯开嗓门,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三十年┅┅”,加入到山歌对唱之中。虽然唱得不怎么样,但是有林涛伴奏,野鸟应和,山风传送,自我感觉良好,好象也荡气回肠、声震林野似地,浑身那个舒坦,那个痛快,把菇篮沉重的负担、汗流浃背的疲惫一扫而光。我用我的歌唱告诉山林:有朋自远方来,一个天涯沦落之人来拜访她了,感谢她在我人生第一次到山林里来探寻时,就毫不遮掩地坦露她神妙的襟怀;就给予如此慷慨大方的馈赠——一篮红菇间杂菇、一剂忘忧汤,让我暂时淡忘前途茫然的苦闷与迷惘和远离故土亲人的离愁与孤单。我且歌且行,悠悠哉自得其乐。又忆起欧阳修在是文中说:“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感而慨之,此时此刻,复其谁知我之乐其乐呢。

回到村里,领居老大娘帮我认菇,说我采的红菇绝大部分是“闽渠务”,小部分是“猪血红”。“猪血红”鲜吃不行,晒干了可食。所谓“闽渠务”是当地话,“务”就是菇,“闽渠务”是正红菇。采的几朵“梨菇”是“青面梨”。我把大部分正红菇和“猪血红”拿去晒干,“梨菇”和其它的杂菇当天中午炒了,还用几朵“闽渠务”做汤,在那个副食品匮乏的年代这是一种奢侈的、高级的享受。新鲜正红菇做的汤,鲜美无比,鲜美得有如俗话所说的那样:“差点把舌头都给吞下去”。“梨菇”也不错,鲜嫩爽滑,烟斗菇脆爽,都十分可口,都是我们没有享用过的美食,数十年后回忆起来,还让人心驰神往、惹人颊齿生津呢。

 

到  蛟  湖

曾 学 榕

蛟湖是福建省将将乐县南口乡的一个行政村。她座落在金溪边上,是一个依水傍山、景色秀丽的村庄。沿金溪岸边的沙壤田园出产丰富,特别适宜种植淮山。所出的淮山品相好,口感绵细,清甜爽口,在这一带享有很高的声誉。这几年产品用上了精美的包装,行销省内外,声誉更是声名鹊起、远播国外了。

前两年,据说萧劲光将军的后裔沿着前辈走过的革命道路“重走长佂路”,考察过这里,与县里有关单位签订了重修革命遗址的协议。县里根据协议,先行投资扩建了将乐县城到蛟湖的公路。这条沿溪公路原本就“藏在深闺人未识”,山环水绕,风光旑旎,如今更是锦上添花,引人向往。

我几住房旅友,鉴于上述原因和近在的便利,早就想一饱眼福了。准备好行装,趁着暮春时节、天气晴好,潇洒上路。

次日午后三时许,我们从将乐林场场部出发,一路逶迤,溪山美景令人赏心而悦目:日丽风清,浮云堆银,青山如髻,修竹葱倩,金沙似毡,绿流卷碧,铁礁鱼梁。有锦鳞泼溂,鸥鹭翔集,浅白深红,山花相伴,雄浑幽远,松涛入耳,仓庚娇啼,和煦拂面,纵丹山好,比此何及!

路旁有一清泉,水小而声润。有数人围泉而汲,言此泉虽小,但水特清甘,乃品茗、制酒首选。众人听说便一拥而上,或掬或抷,啜而饮之,果如其然,冽液直抵中焦,清爽无比,大呼过隐。泉下有一小渠,集水成潭,潭中水草散漫,鱼虾游戏,游鱼若悬,身小而无鳞,倏忽不见;虾亦小,半透明状,黑而大的双目,漆黑而有神,静栖水草上,极其可爱。

远不过数百武,有一小飞瀑,跌水流沙,嫚语轻声,仿佛与身旁的芒草、青苔倾诉衷曲。有好事者擗草筑径,可达瀑下,汲、赏两便宜,真是造福众生。

再行一段,溪中突出一沙坪,黄沙灿烂,如坦如枰。鸥鹭聚栖其上,集散有序,如枰子无二。偶遇惊扰,次递起飞,玉龙盘旋,直达天际,气势颇为壮观。

抵乾滩,有一伙员工,身着制服,在路旁劳作,制服与花草背景相映衬,分外眼明。上前询问,一老者边拭汗边回应:服侍一路上百种花木,辛苦自不待言,但为家人与他人,甘苦自知。诚斯言哉!令人感佩不已。微斯人,吾谁与归?!

过新近建成的水泥桥,就到达目的地蛟湖村了。该村是名扬海内外、宋理学大家、将乐客家先贤杨时后裔的聚居地,村里的杨氏祠堂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们参观了萧劲光将军的指挥部和红军医疗所。红军指挥部就设在杨氏祠堂,我们在杨氏祠堂先行祭拜了杨氏先祖,再凭吊革命先烈。想当年:在硝烟弥漫、枪林弹雨中,将军那种心闲气定,运筹帏幕,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恢宏气魄,何等令人景仰!红军指战员不怕牺牲,英勇战斗的精神,不禁肃然起敬。蛟湖的杨氏族人,为保护革命遗址,不畏为利诱,不惧流血的精神,同样令人感动不已。

同行的旅友想购些当地特产小薯,因季节不对,只好抱憾而归。归途中,我频频回首,向这些令人无限留念的地方遥望,心里藏着一个愿望:退休后能寓居于此,经常徜徉于风光秀丽的山水之间,过一种回归田园的归隐生活。“知不可乎骤得,”只好“托遗响于悲风”了。于是,溶入大家的合唱,“咏而归”了。

 

山 阴 道 上

曾学榕

暮春时节,准备明日到乾滩村一游。从将乐县城往南向乾滩村方向,有一条沿金溪的公路,车少人稀,是较难得的游览线路。当晚约了几个相知好友一同前往。一夜好梦,尽得游友、溪山美景入梦,伴我同行。

次日午后三时许,我们从将乐林场场部出发,一路逶迤,溪山美景令人赏心而悦目:日丽风清,浮云堆银,青山如髻,修竹葱倩,金沙似毡,绿流卷碧,铁礁鱼梁。有锦鳞泼溂,鸥鹭翔集,浅白深红,山花相伴,雄浑幽远,松涛入耳,仓庚娇啼,和煦拂面,纵丹山好,比此何及!

路旁有一清泉,水小而声润。有数人围泉而汲,言此泉虽小,但水特清甘,乃品茗、制酒首选。众人听说便一拥而上,或掬或抷,啜而饮之,果如其然,冽液直抵中焦,清爽无比,大呼过隐。泉下有一小渠,集水成潭,潭中水草散漫,鱼虾游戏,游鱼若悬,身小而无鳞,倏忽不见;虾亦小,半透明状,黑而大的双目,漆黑而有神,静栖水草上,极其可爱。

远不过数百武,有一小飞瀑,跌水流沙,嫚语轻声,仿佛与身旁的芒草、青苔倾诉衷曲。有好事者擗草筑径,可达瀑下,汲、赏两便宜,真是造福众生。

再行一段,溪中突出一沙坪,黄沙灿烂,如坦如枰。鸥鹭聚栖其上,集散有序,如枰子无二。偶遇惊扰,次递起飞,玉龙盘旋,直达天际,气势颇为壮观。

抵乾滩,有一伙员工,身着制服,在路旁劳作,制服与花草背景相映衬,分外眼明。上前询问,一老者边拭汗边回应:服侍一路上百种花木,辛苦自不待言,但为家人与他人,甘苦自知。诚斯言哉!令人感佩不已。微斯人,吾谁与归?!

兴尽而返,众人且歌且行,得风乎舞雩,浴乎沂,咏而归之兴慰与怡然。行程近半,我数度回首,向乾滩方向遥望:要不是有那些为将乐山水添绿加彩的人们的辛勤劳动,将乐能接二连三地以“深绿一泒,清新满邑”“荣获全国深呼吸小城镇”冠军的殊荣?那些已经模糊了的身影,似乎幻化成了无数志愿者在路边、河滩捡拾垃圾的身影,一声在高架桥上急驰而过的动车隆隆声和高亢的汽笛声,才把人拉回到现实之中。哦,将乐城关快到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已也隐约可见。

 

邂 逅 的 她

曾 学 榕

那一天,我在莲池赏荷漫歩,

远远地看见你,一袭绿裙裾,

袅袅娜娜,就象天上的白云一朵。

蛮腰微俯,捡拾水面的漂浮。

我走上前去,拉着你的手,怕你掉下水去。

你说:谢谢!我家就在岸边住,

水性胜过游鱼。

这时我才看清楚:你美得远胜芙蕖,

淡绿的衣裙衬着菡萏般的美容,

淡紫色的环保标志醒目显著。

啊,美丽的客家姑娘,我愿停下旅游的脚步,

随你去巡湖,天天做着有意义的事,

看着你那飘动的裙裾,

和你那迷人的皎容明眸。

 

追 寻 美 人

曾学榕

我日思夜盼,四处追寻美人住所。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望美人兮天一方,

梨花一枝春带雨,

她在浣溪边浣纱?

在华清池洗凝脂肌肤?

在掌上留仙的舞歩?

我溯流而上,不惧为霜的白露,

只为了那梦乡甜美、繁花似锦的罗敷山谷,

更为了那美人的笑靥,

轻盈灵动的舞歩,

我心中的的寻梦,意足的归宿。

 

我穿越峡弯,绕过山麓赤乌日暮。

雾迷迷其轻施兮吾将左右而环顾。

有美人兮在蛟湖,

婵娟娇卧彩霞铺,

裙在清溪绿堤?

在荷花淀梳洗云鬂头箍?

在芳洲芝兰的吸吐?

我微步前行,生怕惊动的脚步。

只为了那风光秀丽、物产丰饶的难忘故土。

更为了红军的嘹亮的军号,

招展的军旗的挥舞,

我那心中的仰慕,红色的鼓舞!

 

一 把 系 着 红 绸 的 军 号

曾 学 榕

一把系着红绸的小军号,

静静地躺在展览的樻厨,

铜质的号身坑坑洼洼密布,

但还是那么引人注目。

回忆的思绪,

把人引向战争年代的一幕幕。

 

在红色故土福建将乐蛟湖,

那是一个宁静的黄昏,

满天的彩霞渐渐隐去,

一叶小舟横停野渡。

一位满脸稚气的小红军战士,

膝上卧着他的心爱之物,

湘笛横吹于船头一堆帆布。

悠扬的笛声把豪情倾诉——

朱老总亲临前线,

指挥战斗,

气定神闲,

最现统帅风度;

萧将军运筹帷幄,

铁马金戋,

刀斩敌酋,

更有大将风度;

小红军吹响军号,

昂扬的军号声中,

红军将士冲锋陷阵,

枪击敌顱,

缴获无数,

军旗插上敌人指挥部!

 

啊,

湘笛横吹啊,

金涛满江浦。

不只为故乡美味的金薯,

乡亲们深情与支助,

更为了战斗激情倾诉,

革命前程的追逐。

 

我素来喜爱笛声的激扬,

听过的演奏无数,

再也没有比过仿佛听到的红色笛声,

那样更令人热血澎湃,深受鼓舞。

我爱小红军军号上系着的红绸,

那是血染的革命遗物;

我更向往红军将士们的革命理想、胸怀与大度!

我要接过血染的战旗,

在新长征的路上挥舞,

同大家一齐昂首阔歩!

 

红 军 的 铁 锅

曾 学 榕

一口旧铁锅,

静静地躺在展览橱。

那是一口破碎的红军用过的铁锅,

用现代手段粘补。

锅沿上的弹孔,

把旭日一缕透露,

在悄悄地把革命故事流露。

 

那是一个黄昏,

将乐苏区的金溪河滩上,

老炊事班长正在犒劳红军饥肚。

河滩上人员杂处,

有的坐于卵石,有就于堆土,

一幅军民一家的画图。

他们正在大啜老班长的手艺——猪肉炖小薯。

落日的余晖洒在江浦,

清风微拂,

杨柳嫚舞;

袅袅的炊烟融入山岚,

与白鹭齐翔共翥。

红军指战员脸染硝烟,

刀带血迹

身沾尘土,

满是弹洞的红旗仍在风中轻舞,

炊事员们正在为他们续勺添补。

的谐的场面被留存者铭记,

被画家写于画布。

 

我在锅前久竚,

抑制不住的思绪,

令人翻不动这沉重的革命史巨著,

迈不开移动的脚歩。

我知道自己肩上担负,

我必须扛着红旗,

在新长征路上继续挺胸大歩!

 

杨 时 画 像

曾 学 榕

杨时故居,

厅堂内画像前,

聚集着一群人,

那一群土匪,

晏头陀的喽啰。

对着画中人,

指指点点,

不知那人是阿谁?

 

画中人,

长须、慈目,笑容长随,

手握书卷,

笔点风雷。

当家识趣,

下跪磕头,

众喽啰相随。

 

那是当朝大儒,

名播中外,

威震胡酋的大人。

拜毕退下,

传令三队,

不得随意进出,

不得随意焚毁,

否则家法严追!

 

龟山桥扼龙池溪,

弦诵也破群匪胆,

令悍匪释椎。

叹今人良风不再,

名节不维,

竟然不敌土匪!

 

我于像前歌大风,

金溪河畔起风雷。

先贤在前我随后,

客家人众有后辈。

圣学有继,

贤像重塑,

乌石山下好风水——

可破敌胆,

可镇妖孽,

可劢后辈。

 

读 诗 有 感

曾 学 榕

群书身陷火堆里,

刘项彩泥脸上涂。

秦皇心虚动火日,

小儿只读小人书。

 

楹  联

联:雄安”撬动京津冀 ,渤海领航亚欧非。

额:领袖风彩

联:一帆起航,引千帆竟渡,头马扬蹄,领万马奔腾。

额;鼓声动地

 

明月风荷:联:月桥望月添思念,荷岸沐风诵古今。

横披:故土情深

联:桃园何处觅,三市同春风。横披:荆楚古今

联:湘县高新追夸父,浏阳风貎动娇娥。

横披:湖南雄姿

联:仙鹤羊祜逐江水,雄都将帅留英名。横披:荆楚风情

江陵煤电怀玄免, 幸福安康佑楚人。横披:鄂北之光

 

联:九曲黄河水,七星北斗街,上下相照;城内杨龟山,外乡梁月山,山水接连。

额:同为大儒;

(注:福建将乐县城内有九曲排水沟渠,有七星街。宋朝大儒杨时,号龟山,其乡龙池,在城内;清朝名儒梁彤,字月山,其乡将乐万全梁地,两人同乡,杨时年长)。

 

沟沿抗敌,城上杀寇,一军真动火,全国共敌忾;

天际交战,山巅血刃,九路齐挥斧,万民大声援。(纪念卢沟桥、长城抗战74周年)额:七十四年祭

 

宁化客地源头,三明客籍金溪,福建客家播四海,石壁縁亲;

东南客属木本,皖鄂客乡之祖   西北客梓槐树,豫晋客家。额:追根寻源

 

祭  恩  师

天上明月光,    地下祭香烛。

昔时访学生,    先把女儿嘱。

彼时方埀髫      稚发头上乌。

唤我临师府,    面命入肺府。

教时目如炬,    不容神分处。

作文亲笔批,    长篇论短府。

从此文知方,    渐次长篇幅。

惨遭文革祸,    沦为天涯树。

海角忆师恩,    西窗泪如雨。

忽然闻噩耗,    和泪祭红烛。

从此阴阳隔,    上下自歧途。

天堂度光阴,    嫦娥广寒舞。

再聆会有期,    更效雪深杵

 

 

祭 恩 师

天庭明月光,     地下燃香烛。

拜祭老师恩,     忆追教诲语。

蒙君亲讲授,     引领出歧途。

受业中文课,     渐知文字途。

惨遭文革祸,     遥寄天涯书。

海角忆深恩,     西窗泪似珠。

忽然闻噩耗,     凄惨点红烛。

从此阴阳隔,     天庭地界途。

尊师汉帝礼,     自拟追思图。

天地程门效,     再仿立雪徒。

 

 

 

咏  梅

春暖阳光圃,

花繁锦绣园。

芳菲遍野日,

孤树寡人怜。

 

 

 

 

咏焚书坑

 

苛政点膏火,

秦皇焚万书。

坑灰未冷却,

戊卒义帜扶。

 

 

示文友

秦皇坑万儒,

身后裔孙疏。

灰冷青烟消,

唯余阉割书。

我言当世事,

握毫来写诗。

满纸荒唐言,

其中意深殊。

 

诗寄杨英昌将军

大将挥锋剑,

当空就草书。

去来随手处,

橼笔惊世殊。

祭奠焚金纸,

儿孙墓前哭。

前言贵似玉,

捐金助血谱。

 

祭  杨  时  墓

曾学榕

杨时墓座乌山麓,    祥雾烟笼罩赤乌。

斯人祭拜泪如雨,    情感至深无语哭。

随者有心风水处,    风雨无声潜入屋。

无情莫作英雄汉,    只取鹧鸪入祭书。

 

曾学榕先生地址:

福建省将乐县水南溪南路238号B座603室

邮编:353300

电话:130-6736-0802

电子信箱:zengxuerong101#sina.com (为防垃圾邮件,请将#换成@)

 

 

 

 

 

 

 

 

 

 

 

 

 

 

 

 

 

 

 

最后编辑:
作者:webmaster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